• 歪打正着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以温泉闻名的西部小城清泉市,有一家经营书画和工艺品的雅文画廊,店主是一对夫妇。老板叫牛柏岩四十出头,身材魁梧,留寸板头,十分精神;老板娘叫肖雅文三十来岁,身材高挑,长发披肩,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是迷人。为这,小城里绰号大毛、二蛋的两个小混混,没少往雅文画廊里跑,可老板娘从来没有拿正眼看过他们。

      

      这天一大早,大毛、二蛋又来到画廊。牛柏岩习惯上午睡觉,中午才起床,所以店里只有肖雅文一人。两人走进店来,先是拿话挑逗肖雅文,后见大清早街上行人稀少,又对她动手动脚。大毛乘她不注意时,从背后将她抱住;二蛋上前强行与其亲吻,两只手还在她胸前乱摸一气,然后扬长而去。肖雅文气得关上店门直流泪。

      

      天擦黑时,闲逛了一天的大毛、二蛋正要回家,突然看到三个彪形大汉在不远处对他们指指点点,其中一人还拿着手机对他俩拍照。两人上午调戏妇女,做贼心虚,怀疑这三个人是雅文画廊那娘们请人找他们算账的,决定来个反跟踪,看看他们究竟是干啥的?那三人打的走后,他们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果然不出所料,一会儿,那辆车在雅文画廊门前停了下来,三个大汉下车径直进店后,随手关上了店门。大毛和二蛋见状,心里一阵发毛,他们悄悄跟过去,贴着门缝往里看:只见那三个大汉正恭恭敬敬地站在画廊老板牛柏岩面前,为首的那个说:“老大,那两个家伙一个叫大毛,一个叫二蛋,我们已查清了,两人都住东大街,我们还用手机给他们拍了照。”

      

      牛柏岩接过手机看了看,随手递给了老板娘,老板娘点头确认说:“就是这两个混蛋!”牛柏岩问道:“这两人有没有什么特殊背景,是不是道上哪位兄弟的手下?”

      

      那大汉回答说:“没什么特殊背景。他俩平时常干些小偷小摸、侮辱妇女和欺诈外地游客的勾当。老大,要不今晚我们去把那两个小子的狗爪子剁下来,给大姐出出气?”

    万博体育官网是万博体育官网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manbetx官网信誉好,各种充值返水。万博体育官网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

      

      大毛、二蛋在门外一听这话,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他们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小的画廊老板竟然是黑社会老大,后悔不该到这里寻事,他们不约而同地撒腿就跑。不承想,两人的腿都害了软骨病似的不听使唤,“扑通”一声,两人都从台阶上摔了下来。

      

      “谁?”屋里那大汉听到声音,大喝一声把门打开,“噢,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俩,老子正要找你们哩,你们自己倒来了!”大汉说着,像拎小鸡一样,一手一个把他们拎进屋里。

      

      接着,那大汉对满面怒容的牛老板说:“老大,既然已经‘破相’(彼此打了照面),干脆把他们做了,还是老办法,把他们带到建筑工地,砌到地基下面,让他们永远消失。”

      

      牛柏岩狠狠瞪了大毛和二蛋一眼,说:“你们两个小子胆子不小,敢来骚扰我的女人,你们自己说怎么办吧?”大毛、二蛋闻听,赶紧双双跪倒,一边打自己耳光,一边连声求饶,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

      

      待他们自己打够了,牛柏岩才慢条斯理地说:“若是对你们两个小痞子动手,还真辱没了我的名头。再说,我到这疗养胜地隐居,实在也是想过几天清静日子。今天,算你们走运,我放你们一码,暂留下你们两条小命,要是再敢踏进本店半步,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给我滚吧!”

      

      大毛、二蛋一听,像得到特赦令似的叩谢一番,拔腿溜了。从此后,他们再也不敢到雅文画廊去了。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这天晚上,老板娘肖雅文关了店门,正在后院与丈夫一起吃饭,突然从院子外跳进几个陌生人,不容分说地把两人分别控制起来,其中一人拿出证件在他们面前一晃说:“我们是市刑警大队的,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在审讯室里,肖雅文大吵大闹表示抗议,牛柏岩则一声不吭。一名审讯人员不无嘲讽地调侃说:“你们夫妻俩屈尊到我们小万博体育官网是万博体育官网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manbetx官网信誉好,各种充值返水。万博体育官网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城来,恐怕不单单是为了开店、疗养吧?”

      

      牛柏岩镇定自若地把身份证递给审讯人员说:“公安同志,你们肯定是误会了,我们夫妇可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我可以保证,我们没有做过一件违法的事。”审讯人员接过身份证看了一眼,递给了旁边的一位女同志,然后严厉地说:“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难道你非要我们叫大毛、二蛋当面指证你不可?说,服装市场那起案子,你们是怎么得手的?同伙还有谁?”

      

      服装市场的案子发生在三天前,一开时装精品店的外地老板被杀死在店中,金钱和贵重物品被洗劫一空,凶犯作案手段残忍,手法利索,现场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为尽快破案,公安部门在媒体上发布了“悬赏通告”,重金奖励提供破案线索的人。牛柏岩看过这则新闻,当时并没在意。他猜测,一定是大毛和二蛋为得奖金,向公安机关举报了自己……

      

      想到此,牛柏岩哈哈一笑,说:“你们抓错人了,我是一个本分守法的工商户。”他告诉公安人员,因长期忙于建材生意,他患有颈椎痛和腰肌劳损等疾病。一年前,他妻子与他商量说,清泉市山清水秀,环境宜人,不如把建材商店转让给别人,把她开的画廊迁到清泉市,她一边卖画,一边陪他随时洗洗温泉浴,等他身体好一些,再回头把生意做起来。牛柏岩同意了,他们到这里租了房子,他主要是疗养,妻子则经营画廊。

      

      那天,大毛、二蛋上门调戏他妻子,他们本想到派出所报警,又怕警察处理这些地痞、无赖不痛不痒,反而让小流氓以后变本加厉地欺负人、报复人,正犹豫如何处置这件事时,在省体工队打篮球的小舅子和他的两个朋友恰好来了,牛柏岩见他们人高马大的样子,忽然想出一个冒充黑社会老大威慑小流氓的主意,于是就让他们配合演了一出戏。

      

      牛柏岩说完,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对审讯人员说:“这是我内弟的电话,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打电话让他证实。”

      

      通过查证,牛柏岩所说情况属实。

      

      刑警们一听这个黑社会老大纯属虚构,好不失望。一位刑警忍不住训斥道:“简直是胡闹!你不好好疗养,冒充什么黑老大,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子吗?”

      

      牛柏岩无辜被抓,此时正有气没处撒呢,一听这话,就没好气地讥讽道:“你以为黑老大的名头好听呀?都是因为你们工作不力,为了社会和谐,我无奈中才出此下策!”

      

      就在此时,一名女刑警走了进来,她附在审讯人员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审讯人员跟她一块走出了审讯室。十分钟后,审讯人员回到屋里,表情温和地对牛柏岩说:“顾金忠,对不起,没事了,你可以走了。”正在集中精力琢磨如何应对审讯的牛柏岩闻听此语,立即下意识地随口应道:“好,好,谢谢!”牛柏岩刚迈步离开座位,突然浑身一颤,脸色变得煞白起来,他回头语无伦次地说:“同志,顾金忠是谁?你刚才不是在和我说话吧?”

      

      可是已经晚了,只见那刑警脸色一沉,语气威严地说:“顾金忠,你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有什么花招,等会儿用来应付反贪局的同志吧。”

      

      牛柏岩闻听此语,哀叹一声,瘫了下去。

      

      其实,牛柏岩的真实身份既不是黑社会老大,也不是来清泉市疗养的工商户,而是网上通缉的在逃贪官——A市原交通局局长顾金忠。刚才那位女刑警把他的身份证拿去核对时,发现上面的照片与网上通缉的在逃贪官顾金忠的照片非常相似,她立即把这一情况报告了审讯人员。审讯人员看后,一时也难以确定。为搞清这一问题,他决定用突喊其真名的方法进行试探,结果,顾金忠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竟本能地答应了。

      

      经A市反贪局辨认,“牛柏岩”夫妇正是该市外逃贪官顾金忠和他的小情人。两人的身份证是用巨款买通某地方户籍警,由“正规渠道”搞来的“合法”证件。他们本想在清泉以画廊作掩护,安享清福,不承想却遭到小流氓的骚扰。在任上呼风唤雨惯了的顾金忠不甘受此欺负,可又不敢报案,于是就想出了以“黑社会老大”的身份吓唬他们、保护自己的主意,不承想弄巧成拙,最终还是难逃法网。

    上一篇:千钧一锤

    下一篇:那条小路